【孫語霙營養師】現代人保養新寵--中鏈脂肪酸油

文:孫語霙 信東生技股份有限公司 營養師/教育訓練講師

吃得健康、吃得美麗,一直是現代人最重視的課題,以往為人詬病的油脂,尤其是飽和脂肪,被認為是心血管疾病及肥胖的元兇,離得越遠越好。這樣的說法,近年來已遭受質疑,也有諸多研究發現,適量攝取以中鏈脂肪酸所組成的食用油,具有不易形成體脂肪的效果,甚至也有延緩失智的說法,中鏈脂肪酸油真有這麼神奇嗎?大家看下去就知道了!

 

什麼是中鏈脂肪酸?

自然界中存在著多種不同類型的的脂肪酸,這些脂肪酸是由數量不一的碳原子串聯而成長長的骨架,按照其長短可分為長鏈(14個碳以上)、中鏈(8~12碳)及短鏈(2~6個碳以下),大部分的食用油,如:大豆油、葵花油、橄欖油等,都是由長鏈脂肪酸所組成,僅有少量稀有且珍貴的中鏈脂肪酸(Medium Chain Triglyceride, MCT),存在於椰子油(約10%)、棕櫚植物的種子(<5%)及母乳中,一般而言碳鏈越短的脂肪酸越好吸收。

中鏈脂肪酸油在常溫下呈現晶瑩剔透的液態狀,而且無色、無味也無臭,由於化學結構上的差異,中鏈脂肪酸不管是在人體的生理功能、消化、吸收、分解、甚至脂肪的堆積上,都擁有著與長鏈脂肪酸截然不同的差異呢!

 

臨床上的大功臣

中鏈脂肪酸的溶解度佳,加上可以迅速被人體吸收,早期臨床上被用於消化吸收障礙的患者,例如:膽囊、胰臟疾病及小腸部分切除的患者。1ml的中鏈脂肪酸油可提供8.3kcal的熱量,可替代不易消化的長鏈脂肪,作為患者的熱量的來源。

 

代謝超快速,不易囤積成體脂肪

相較於長鏈脂肪酸,中鏈脂肪酸較容易被消化與吸收,不會造成身體的負擔。

長鏈脂肪酸在消化的過程中需由膽鹽乳化、胰脂解酶的分解,成為脂肪酸加甘油,再進一步結合成乳靡微粒,經由淋巴系統及血液移動到身體組織,進入身體細胞中的脂肪酸會被當作身體的燃料,或是再度脂化儲存成脂肪。

相較於消化程序繁雜的長鏈脂肪酸,消化分解的速度約為長鏈脂肪酸的10倍之快,因為中鏈脂肪酸在腸道中不需要經由膽汁乳化即可被胰脂解酶水解,進而經由肝門靜脈循環送至肝臟進行氧化,幾乎不會再度合成三酸甘油脂。也就是說,比起長鏈脂肪酸,中鏈脂肪酸較不容易囤積成體脂肪。

 

腦袋不打結,適合長輩食用的好油

人類的腦細胞需要依賴葡萄糖作為能量來源,但退化性腦神經疾病的患者卻無法發揮此功能,導致腦神經的逐漸退化,造成記憶力、理解力、情緒等功能衰退,如常見的失智症、阿茲海默症等。

中鏈脂肪酸中的C8與C10進入小腸血管後,就直接進入肝臟被代謝成酮體(Ketone body),而酮體可以替代葡萄糖作為腦神經細胞的養分,減緩腦神經細胞因缺乏能量而逐漸壞死的悲劇,因此,食用中鏈脂肪酸油,可預防老年人認知功能的退化及阿茲海默症的發生*。

中鏈脂肪酸油穩定性高,入菜不影響食物風味

建議消費者在購買中鏈脂肪酸油時,應避免挑選到含有C12比例過高的MCT Oil,因為C12的消化途徑較接近長鏈脂肪酸,代謝上不如C8、C10快速。挑選以物理性分子蒸餾方式製造,而非化學拆分得到的MCT,無化學殘留疑慮。

中鏈脂肪酸油的穩定性高、發煙點約為140°C,最簡單的補充方式可以選擇早餐時直接塗抹於麵包、加入生菜沙拉、優格或是拿鐵飲品,不僅不會影響到食物原始的風味,還可以增加滑順的口感。

 

營養師提醒,每日食用量須留意

根據本國衛生福利部《每日飲食指南》,成年人每天需要的油為3~7茶匙,此外,美國2016年公布2015-2020美國飲食指南也建議,成人一天攝取飽和脂肪酸不宜超過總熱量的10%,也就是說,對於一個一天攝取2000kcal的成年人而言,每天的食用量約為20 g為佳。

 

綜合以上,營養師建議民眾,若是想將中鏈脂肪酸油納入每日飲食中,以每日1~2茶匙為宜,更不可過量補充,否則依然會有低密度膽固醇(LDL)上升、血脂異常等心血管疾病的發生的疑慮。

 

REFERENCES

  1. Mark F McCarty, James J DiNicolantonio ”Lauric acid-rich medium-chain triglycerides can substitute for other oils in cooking applications and may have limited pathogenicity”, Open Heart 2016
  2. Hiroyuki Takeuchi PhD, Seiji Sekine PhD, Keiichi Kojima MSc and Toshiaki Aoyama PhD “The application of medium-chain fatty acids: edible oil with a suppressing effect on body fat accumulation”, Asia Pac J Clin Nutr 2008;17 (S1):320-323

*Maciej Gasior, Michael A. Rogawski, and Adam L. Hartman” Neuroprotective and disease-modifying effects of the ketogenic Diet”, Behav Pharmacol. 2006 September ; 17(5-6): 431–439.

 

 

Share:
FB分享